目胥

开小说宛如开箱子的人

【冰菓】拯救者千反田爱瑠

那么我不喜欢这部番大概就是因为,我明明还在泥沼中挣扎,他怎么就被小仙女救走了呢?真过分啊

阿卷:



千反田爱瑠是来拯救折木奉太郎的。


不记得是第几次看《冰菓》,我突然这样想。




京阿尼这部工整精巧的慢热番,让我百看不厌。我想了很久不明白,它有什么东西让我念念不忘。直到得出这个结论。


番中的两位主角,折木与千反田,是三观不合的典型。一冷一热,一静一动。两位人生观差异之大,几乎是完全互补的存在。也正是这一点让很多观众坚信他们是彼此的天赐良缘。


但他们并不是。在我看来,上天只是单方面将千反田“赐予”折木。






折木奉太郎的出场设定是:节能主义者。



没必要的事不做,有必要的事尽快做。



冷漠,被动。


他能力不俗,却消极待人处世,对诸事缺乏热情,事不关己皆可高高挂起。不喜与人为伍,内心封闭。他并不孤傲,也不刻薄。他只是冷漠。


折木完全不像青春期男生,倒更像那种历经沧桑心灰意冷的中年人。他的了无生气常让我想到王小波笔下那只“挨了锤的牛”。






千反田爱瑠不同,她热情,主动。


千反田对世事充满热情,出场自带“十万个为什么”,她温柔,善良,慷慨,凡事都认真对待。所以她一出场就像折木的克星,有她在的地方,折木的节能主义往往施展不开。


纯粹的本质让千反田拥有超乎常人的感染力,她总能调动他人情绪,又不显得咄咄逼人。折木无法节能的原因,正是她的这种影响力。


对于折木诸多潜意识的呈现,京阿尼做了不少艺术加工,私以为很是传神。折木活跃的潜意识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千反田影响他、改变他的全过程,同时也展现了一颗赤诚真心的力量。


 


千反田身上有一种源远流长的美好。她不像生在钢筋混凝土时代的人。


她让我想到木心那首诗:从前车马很慢,书信很远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


千反田的思维方式与生活理念都是“慢”的。不急躁,但有条理。不贪多,但也不单调。她就像一个永不蒙尘的典物,温暖,深情,古老但不陈腐,陈列于展架,不属于尘世和生活。


而折木相反,他非常“接地气”。折木凡事追求效率,节能主义就是效率至上的体现,是典型的现代化产物。折木的形象,就像产业化时代所有疲惫灵魂的缩影,冷漠是他们后天建立的防御机制。他们可以活得很好,也不会伤害别人,但终归少了什么。




折木最匮乏的不是活力,而是人情味。这恰恰是千反田内心最富足的。因此对折木而言,千反田像一种救赎。她拥有许多人内心渴望却又已经破碎的东西,那就是爱的能力。


爱的能力。信任的能力。幸福的能力。都是折木匮乏的东西。


千反田喜欢、信任折木,正是这份喜欢与信任温暖了他,将他从封闭的泥潭中拉出来,让他看到自身的更多可能。让他变得更像一个人。她是折木灰色生命中的光亮。




我一直认为千反田爱瑠是《冰菓》里不可替代的人设。她的作用不仅在于推动剧情,更是整部作品的升华。她身上的种种美好,是理想主义最后的避难所。


好故事见众生,好角色见自己。


多少人都是那个需要千反田爱瑠的折木奉太郎。她不仅温暖了二次元的折木,也治愈了千千万万个现实中的“折木”。



评论(2)
热度(78)

© 目胥 | Powered by LOFTER